「魔鏡啊魔鏡,我該怎麼獲得自由呢?」

殺光全城的騎士。

 

 

變成魔女的睡美人,帶領大量的荊棘戰士在城內屠殺。

騎士。

騎士。

騎士。

騎士。

只要是與騎士相關之人,魔女毫無猶豫的將之誅殺。

家人。

朋友。

妻小。

戀人。

老師。

全城掀起血腥風暴,瀰漫著血腥的空氣,充斥兩肺。

 

魔女命令荊棘戰士屠殺全城,又另外下了一道指令。

 

「讓那三個騎士活下來。」

 

 

利用魅惑的魔鏡,魔女同時出現在三名騎士面前。

「你是為了什麼想要拯救睡美人?」

 

「我是為了名聲。」

「我是為了權力。」

「不為什麼,我只是想拯救妳。」

 

 

魔女嗤之以鼻。

魔女用第一名騎士的鮮血,替自己染了一件富麗華美的紅長袍。

魔女用第二名騎士的白骨,替自己做了一頂冠冕堂皇的白冠。

 

「魔鏡啊魔鏡,我該怎麼處理第三名騎士呢?」

魔女露出妖媚的笑容,慵懶的撫摸著魔鏡。

『欺騙吾等的惡徒,須付出慘痛的代價,』

潔白光亮的魔鏡,突然被黑暗籠罩,如同黑洞般虎視眈眈,在全黑的鏡面上,露出了鮮紅色的笑臉。

「我不需要騎士,也不需要騎士化身的園丁。」

魔女嫵媚的撫摸著第三名騎士的胸膛。

「我看得到……不,是感覺得到,你內心其實在渴望什麼,」魔女的手,在騎士的左胸游移著、安撫著。

身後的等身大魔鏡,那惡魔搬得鮮紅笑容滴下了鮮紅的顏料,彷彿快要融化的表情讓人不禁毛骨悚然,第三名騎士雖然內心充滿恐懼,但為了騎士的尊嚴,努力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

「我不聽你冠冕堂皇的理由,因為那都不是你,你的黑暗蒙蔽了自己的雙眼。」

──因為我是與黑暗共舞的魔女,所以我知道。

魔女微微地勾起嘴角,笑了。

「拋棄騎士自以為是的驕傲,臣服於我吧……」

下一秒,魔女的手刺進了騎士的左胸,騎士甚至感覺不到任何痛楚。

你所知道的睡美人,已經不在了。

魔女的笑容越來越燦爛。

你已經無法得到她。

──因為她將以魔女之姿、帶領荊棘軍團,永遠的活著,永遠。

 

 

「至少,在你面前,她不願意當回天真無邪的美麗公主。」

 

魔女舔著嘴唇,「噗滋」的拉出騎士的心臟。

天上的烏鴉見狀,爭先恐後的奪食騎士的心臟與肉體──並且讓騎士得到不死的生命。

魔女將騎士關進魔鏡中,飽受被烏鴉啄食血肉的痛苦,永遠的活著,永遠。

創作者介紹

~*闇嶽奏章*~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