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於校園的一角,聖瓔皇家學園學生會地下室,傳出引擎聲與敲打鍵盤的聲音。

 

坐鎮於控制室的少女,雙手飛快的敲打著鍵盤。

 

說是控制室,也不過是一般的暗室。除了左牆是監視器畫面外,其餘則是一個又一個的螢光幕與超越科技的超級電腦並列著,包圍著整間控制室。

 

而茶色頭髮的少女,既不在左,也不在右,而是在正中間的最高處監控著所有畫面。

 

室內的設計有如戰艦的艦長室一般,藉由階梯式的地板將中間抬高,並建立一個總控制的圓環平台,平台上精密的操縱熱鍵讓操縱者能指揮整間房間,不同的是,底下並沒有協助的相關人員,整間房間所有的儀器、電腦等,只需一個人就能全權操控。

 

沒錯,只要一個人。

 

綾里千歌院,唯一能駕馭這間超越時代的超高科技的少女,正透過掛在臉上的光纖眼鏡接收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電子訊息,一邊解析一邊下達指令。

 

作為眼鏡與各大儀器的橋樑——地板上四散著的魔力線路,正閃爍著青綠色的光芒。

 

就在少女埋首於分析與指示時,暗室的自動門「唰」的一聲,伴隨著冷氣的煙霧自動向左邊退開。

 

學生會長——琴吹千鶴,雙手抱胸走進控制室。

 

「嗚……我還是覺得這裡太冷了。」

 

因為房裡並列著一台又一台的精密儀器,引擎的高轉速與熱能如同機器們的哀怨聲,接連好幾天充斥著整個房間。為了不讓高溫燒了操控者的腦袋,只能在散熱與冷氣加強,可惜的是,似乎沒有在冷熱之間達到平衡,導致整間控制室的溫度逼近零度。

 

「溫度計又顯示個位數數值了……綾,妳不冷嗎?」

 

千鶴站在友人身後撮著手臂。

 

「雖說是逼近零度,但跟室內熱氣一抵銷的話,差不多十六度左右喔。」綾里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笑著回答。

 

腦袋裡正演算著數個儀器的指令步驟並同時輸入電腦的她還能分出一點精神和外界對話,一直讓琴吹千鶴讚嘆不已。

 

「對了,我調出了海那特爾最近的人口進出資料,那幫人的去向大概有個底了。」

 

「辛苦了。」會長對部下的威力雖說是見怪不怪,還是忍不住感嘆一陣。

 

綾里千歌院,下達指令的方式,即是「撰寫程式」。

 

並沒有YESNO,更不像選擇題般給予選項,而是將所有指令用電腦語言逐一輸入。

 

雖說這樣的方式,電腦可以不必轉換語言便能直接讀懂,可以省下翻譯的時間,但一般人能夠熟悉數台儀器的電腦語言,才是令人感到可怕的事。

 

因為,不同機種的電腦,各自擁有不同的電腦語言啊!

 

琴吹千鶴看著螢幕上如光速般出現又消失的電腦語言,讓她聯想到線上遊戲最被人痛恨的「洗頻」。

 

不,洗頻的速度也沒這麼快。

 

千鶴一次又一次感受到友人的可怕。

 

綾里千歌院不但控制著整個海那特爾的監視器,從裡面調出所有紀錄之外,還侵入國家級的資料庫,試圖找出有關邪惡組織的任何訊息。

 

螢幕上一道又一道的防護措施逐一從紅色突破成綠色,來到最裡層的綾里開始心算螢幕上出現的暗號,計算出一串又一串的解答,開始審視相關資料。

 

「……不行,資料庫的資料都過舊了,寫的都是以前殺手組織的紀錄。」

 

「殺手組織……現在的『烏鴉』才不是那麼單純的東西。」琴吹千鶴皺了下眉。

 

「白道的資料沒什麼用,現在只能指望民間的謠言跟背地裡的情報買賣吧。」

 

吹千鶴頓了一下,接著開始憤憤的磨牙。

 

雖然說謠言有一定的可信度,但說什麼也不想拜託那個奸商。

 

綾里苦笑了下,道︰「妳的心情我瞭解,不過現在是非常事態。」

 

琴吹千鶴嘆了口氣,轉身走出控制室。而綾里也解除地板上的魔力迴路,拆下多重開關後才解鎖的眼鏡,跟著千鶴離開地下室。

 

 

 

 

 

 

「好的~這次琴吹大人的費用是……」嘻皮笑臉的男學生左手拿著算盤,右手則是愉悅的在算盤上飛舞著,清脆的響音弄得琴吹千鶴一肚子火。

 

結算完畢,男學生開心的將算盤展現給會長看︰「這樣~~」

 

「這樣你個頭啦!去你的奸商!!」琴吹千鶴抽出腰際的棍棒,隔著會客桌毫不留情的敲著男學生的腦袋。

 

「痛、痛痛、會長大人!」男學生抱著頭哀號,而綾理則是見慣似的,替坐在左右兩邊的兩人上杯茶。

 

「現在這年代誰還在用算盤啊!連計算機都落伍了,你天殺的情報商還喜孜孜的彈著算盤珠!!!還有這八位數是怎麼回事!沒有解釋清楚,小心我把你踹到連你老娘都認不出兒子!!」

 

而且我根本還沒有跟你說原委就開價!要黑心也有個限度!

 

「嗚嗚……綾里大人,琴吹大人太不講理了啊,小生做情報交易的,犧牲究竟是有多大,琴吹大人永遠都不會明白啊~~」男學生一邊撲向綾里一邊哭訴,可惜少年迎向的不是綾里的腰際,而是綾里手上的托盤。「碰」的一聲就撞了上去。

 

「久遠同學,這個天價,就算是我們皇家學生會,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啊。」綾里一臉什麼事也沒發生的表情,蹲下身,用手抓著托盤,朝地板上的男同學敲了下去。

 

「等、等等!」名為久遠的男學生連忙爬了起來,免得托盤又朝他腦袋飛來。

 

「『烏鴉』的情報小生是有沒錯,但那也是小生用天價買來的情報喔!您想想,這個組織本身就有很多不明的因素,加上一跟它扯上關係的人幾乎都沒有生還,可見這個情報是多麼珍貴了喔!這還是小生磕了一零八零次的頭磕到落枕外加搥肩、供宿、頂級SPA等等,才從某個流浪商人那裡換來的重量級情報喔喔!」

 

「我去你的重量級!!」原本聽起來還算合理的代價,聽到最後讓學生會長想要宰了這個情報部委員長,琴吹千鶴隔著桌子,一掌抓住部下的臉並高舉起來︰「搥肩?供宿?頂級馬殺雞?到底是哪裡的服務可以讓你花到上千萬啊!」

 

雖然也很想吐槽磕頭又是怎麼磕到落枕,但重點根本不在那裡。

 

「不不,從價錢算到服務,頂多幾百萬……臉、小生的臉要爆掉了嗚喔喔喔喔!!」

 

「久遠同學~」不知從哪裡生出皮鞭和蠟燭的綾里,笑臉吟吟的的問道︰「方不方便殺價呢~」

 

「殺、殺!小生殺、當然殺價!!」為了俊帥的天生俊臉(自認為),久遠連忙點頭答應。聽到可以殺價的會長,這才沒好氣的鬆開手指,久遠便跌坐在地板上。

 

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揉著皮膚,久遠戰戰兢兢的彈著算盤,過一會兒向會長出示價格。

 

「小生已經極盡所能的大打折扣~」

 

「位數不是又多一個了嗎混帳!!」琴吹千鶴立刻賞了久遠一記十字固定技,弄得後者趴在地板上哇哇大叫,眼看著這場鬧劇的青年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嘆氣。

 

折騰了一會兒,總算將價格控制在合理數目的學生會長,不悅的開了張支票,朝久遠兩上猛力一貼,而情報商也不管對方何等粗暴,只是開心地收下支票。

 

「『烏鴉』這個組織呢,」久遠也收起笑臉,一本正經的賣出情報︰「的確,幾年前還指是個普通的殺手組織,就在最近——也不清楚到底是多久——已經轉型成私人組織了。」

 

青年促了下眉頭。

 

「詳情也不太清楚,似乎是有個偌大實力的團體要收買『烏鴉』的人才,雖說是收買,說是『肅清』還比較貼切。他們殺光了所有的反抗者,而服從者都收之麾下。」

 

久遠啜了一口熱茶。

 

「這就是新誕生的『烏鴉』,而他們的目的…目前還不是很清楚,不過可以知道個大概,他們在收集『某個東西』。」

 

琴吹千鶴臉色沉了下來。

 

「琴吹大人,最近學生會,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不見了呢?」久遠一臉精明的發問。

 

……是這麼一回事啊。

 

在場的三人,已經猜到了大概的前因後果。

 

「至於您所說得那個……日野千代大人是嗎?」久遠托著下巴,翻著手上的吸金工具——長年來使用的記事簿。

 

「很抱歉,小生所能提供的情報僅此而已,那位大人為何會被盯上,是小生的漏接。」久遠無奈的慫著肩,青年默不作聲了一陣。

 

琴吹千鶴打定了主意,站起身,下令︰「久遠,下一球可得計算到你守備範圍之內。」

 

「當然,」久遠笑笑的說︰「小生居然沒能滿足會長的求知慾,是小生的疏忽,更是小生的恥辱。」久遠也離開座位,走到門邊,說道︰「這次的事件的後續情報,就讓小生免費贈送吧,當作是售後服務。」

 

一臉就是對整起事件十分有興趣的久遠,眼中閃著光芒,三步併作兩步的離開學生會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須加糖 的頭像
須加糖

~*闇嶽奏章*~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