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湛藍色的天空下,我貪婪地想把所有東西都抱在懷裡一樣張開了雙手,並深深吸口氣。

我回來了,邊輕聲在嘴裡如此呢喃,邊呼吸著懷念卻又幾分陌生的空氣。

我究竟離開了多久,已經沒那個精力去計算。

一開始在國外的生活真的是艱辛無比,除了語言不通,還有各種的訓練課程,在課業與人際關係等無形的壓力下,我過著每天回到宿舍趴床即睡的生活,別說換睡衣了,連澡都來不及洗,因此間接養成晨浴的習慣。

幸好,我的適應力不算差,不但漸漸習慣外國的飲食,說話也慢慢流利起來,且交了不少朋友。

我站在機場門旁一邊想著這幾年的往事與給我送行的朋友們,一邊漫不經心地看著來來往往的來車。

這時,突如其來的喇叭聲把我從回憶的渦流硬是拖了出來,受了一點小驚嚇的我連忙抬頭看向聲源。

認清車上的人,我連忙兩手提起行李,快步走向那台黑色的計程車。




2
「同學會?」

嘴裡吐出冰冷的霧氣,來夏愣愣地站在家裡的信箱前,呆然地看著手上的明信片上寫著大大的「邀請」字樣,明顯就是邀請函。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要辦同學會只要一通電話或用手機傳E-mail就好,像這般用實體信件的邀請,來夏還是第一次遇到。

距離上次同學會也才半年,怎麼又要辦了?來夏雖然不討厭,但半年一次的同學會到底是怎樣啊!而且不同於往年的電子邀請方式讓來夏一下子轉不過來,不斷地把明信片翻來翻去。

來夏一臉不解地邊看著明信片邊走進屋內,卻一頭撞上了家門,讓她痛得當場蹲了下來還發出恐龍般的叫聲。

「好痛痛……阿誠!你幹嘛偷關我門!」

「才沒有,是老姊你自己關起來的。」

從走廊經過的弟弟縮著肩膀,用「你罵錯人了」的態度撇了一眼蹲在家門口的姊姊,還故意補了一句「不要發出丟臉的慘叫」就喊著「好冷好冷」上樓去了,讓來夏氣得在家門口又鬼叫了一聲才進門。

「嗚喔!外頭果然很冷,不愧是冬天。」

進入屋內的來夏拱著背發抖並原地小跑步著,好像只要這樣做就能驅散鑽進衣服裡的寒氣。

把剛才對弟弟的不滿用腳步跺在樓梯上發出咚咚咚的聲音,來夏進到自己房間,躺在最喜歡的等身大海豚玩偶上,兩腳交叉捶著床。

「邀請人是……高橋老師?」 

這讓人更加不解了,由老師來辦同學會?如果是班長當主辦人合乎常理,但是由班導師來辦,讓人感覺是一群不知懷舊的無情學生似的不是嗎?

當然,來夏高中所處的班級並不無情也不冷酷,在班導師請產假前大家還偷偷說好集體送花,就連男生也興致勃勃的準備花、送給老師祝福,由此可知這個班級與「不知飲水思源」、「冷酷無情」等字眼應該絕緣才是。

再說,自畢業以來,每一年暑假都有舉辦同學會,就算主辦人不同,參與人數至少都有三分之二以上,剩下的都是無法參加,而不是不願參加,是個十分團結友好的班級。

這樣的班級再怎麼說也不會慘到由班導師發起同學會才是,所以來夏的眉頭愈皺愈深了,但她自認腦袋不好,怎麼想都想不出個所以然,所以眉頭放鬆力道,只是凝視著手中的明信片背面的風景圖。

看這風景圖,應該不是日本。畢竟日本的法律還沒批准裸體沙灘這玩意兒。

是說這張明信片也太惡意了吧,雖然人影不大所以無傷大雅,但來夏還是佩服這種照片竟然敢放在明信片上,明信片上滿載的惡作劇意味讓她聯想到幾年前分別的友人。

紗羽,不知道怎麼樣了。

「……算啦,去就知道了。」

做下決定,來夏決定拋開對這詭異的邀請函的疑慮,將視線從「同學會」兩字往下移,那裡正寫著這次同學會的地點。

看到了這次的地點,來夏渙散的眼神一下子如見鬼似的瞪大,躺在海豚上的她就像是被藏在地板下的彈簧推上,迅速地彈了起來。



3
「啾──!」
銅鑼霸佔著和奏的書桌還大大地打了個噴嚏,簡直把這裡當成了特等席般十分放鬆,打完噴嚏的牠又悠悠哉哉的用貓腳把臉埋了起來。

從洗手間回來的和奏看到自家的短尾貓輕鬆愜意的模樣只是一臉苦笑,明明在書桌取不了暖,但銅鑼就是愛跟她搶位子。

「真是的……乖,讓一下喔。」

和奏托起銅鑼圓滾滾的身子,將牠放在房間另一邊的鋼琴椅上,銅鑼只是用鼻子哼了哼,便又挪動身才找到最舒適的姿勢,繼續睡牠的午覺,這過程眼睛連張都不願意張開。

……真羨慕如此悠閒的貓生活啊。自開始養銅鑼之後,這感言不知出現幾百次了。

「那麼……」

合奏將視線落到手中的信件。那是剛剛從洗手間出來、突然心血來潮想去檢查信箱時發現的東西。

拆開信件,和奏開始讀起躺在信封裡的明信片。

同學會,邀請人是高橋老師,而且還是「寄送」明信片,如果不是同學會的名義,合奏也許還不會用懷疑的表情看著背面是間氣派室內空間的明信片。

室內的黃燈打在一張又一張羅列的椅子上,給人莊嚴、不能太過隨便的感覺,但又能讓人放鬆心情欣賞藝術,更亮麗的黃燈集中在明信片的左邊,那個被高高低低的觀眾座位圍出來的空間整齊的擺著一個個的譜架,很明顯是什麼舞台。

「這是……?」

因為有點在意,所以和奏瞇起眼睛想看清右下角的註明文字,因為不是日文讓她無法立即辨識文字的意思,過了幾秒和奏才會意過來,屏了一口氣。

「……羅馬音樂院。」

這是巧合嗎?老師送給正在就讀音樂大學的和奏的明信片,正是和奏心想總有一天一定要去看看的羅馬音樂院。

這小小的夢想和奏連父親都沒有提起,只有跟高中時合唱部的夥伴們說過。過於湊巧的巧合讓和奏的疑慮更深了。

注意到信封裡還有東西,和奏將它拿了出來,是一張照片。

「這是……羅馬音樂院外部。」

這份禮物再怎麼說也過於清楚自己的心思了,雖然很開心能收到這麼貼心的禮物,但和奏開始覺得有些發毛。

「其實是紗羽……可這又不是從外國寄來的。」

嘆了一口氣,和奏決定先把這些擺一旁,優先搞定桌上的樂譜要緊,晚點再打電話問問看來夏吧──原本是這麼打算的,但當和奏看到集合地點時倒抽了一口氣,使她毫不猶豫地將打電話變成第一優先事項。

創作者介紹

~*闇嶽奏章*~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