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回來了──」


結束與編輯的研討,妡雅踩著沈重的步伐走向公寓樓梯,動作緩慢地有如行動不便的老人,將樓梯踏得咚咚作響,幾乎是粘著扶手,好不容易走到二樓的房間門口。


妡雅是個小有名氣的作家,她的作家之路走得並不順遂,寫作生涯過了五年,直到最近才漸漸嶄露頭角,是個典型的默默耕耘才有收穫的努力型作家。之所以這麼疲勞,並不是昨晚熬夜寫稿,純粹是剛剛在跟編輯討論劇情的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三小時中,持續被一堆文字疲勞轟炸,讓她的精神非常衰弱,因此妡雅下定決心,進了家門後絕對二話不說就先睡覺,稿子什麼的修改什麼的通通交給晚上的自己。


將手伸入包包、探索鑰匙、插上鑰匙孔、轉動開門,短短幾個動作雖然只有幾秒鐘,妡雅卻感覺有幾分鐘這麼漫長,一邊在心裡挖苦自己未免太脆弱,一邊打開房門──


「呀哈哈哈哈哈!!!!」


「奴哦喔喔喔喔喔!!?」


「……?」


還沒有從恍神狀態恢復,妡雅也沒有馬上意識到自己房間的情況是多麼異常,她只是楞楞地細瞇起眼睛想看清楚是怎麼回事,災難就沒道理地落到她身上。


「啊!?小雅小心!」


「嗚哇啊啊!?」


伴隨著妡雅與不速之客的尖叫,一罐沈重的寶特瓶朝著少女的顏面橫面飛來,以要轟飛腦袋的氣勢狠狠砸中精神衰弱的小作家。妡雅渾身沒了力,順著這股力道往後「磅」的一聲,以一個大字悽慘的躺在走廊上。


「嗚哇……」


深知大事不妙的兩個訪客怯怯地往前靠,但卻沒勇氣走出房間查看好友,只是小聲的說:「喂~沒事吧?」「喂喂,還活著嗎?」


看妡雅毫無反應,慌了手腳的兩人又不負責任的相互推卸:「都你啦!沒事扔什麼可樂。」、「我看到東西就抓了嘛。」


「你們兩個……」


妡雅緩緩地坐起身來,一手拿起剛剛砸中臉、沒轉上蓋子的可樂瓶,一手拿起跟著可樂瓶一起飛出來的枕頭,像垂死的戰士奮力掙扎慢慢站起來。


「搞什麼飛機啊!!!!!」


──接著像被羅剎附身的大吼,將手中的東西以火箭的高速推力丟了出去,雙雙命中兩人的腦袋。


「痛!就算是枕頭給你這樣丟還是很痛……」


「好痛!啊!你怎麼拿沒蓋蓋子的可樂瓶丟回來啦!!衣服都髒了不是嗎!頭髮也都是可樂味了啦!!」


「這句話我就原封不動還給你!這件衣服我新買沒多久耶!而且被可樂砸中臉超痛的你知不知道!」


「呃,因為沒蓋蓋子,裡面的液體在做拋物線的時候也一邊飛出去、減少了瓶子的重量,讓你被砸到之後還能這樣發火,這是何等的好運……噫噫!!」


本來還想狡辯的好友看到妡雅火到頭髮都快立了起來,連忙閉上嘴巴。

 


 




以羅剎之姿監督兩個不速之客把房間整理好之後,鼻子上貼著OK繃的妡雅坐在椅子上,而兩個朋友則是正坐在她跟前。


「那,有什麼遺言想說的?」


妡雅拿起靠在桌腳的電蚊拍,邊挑眉邊說出終結者的台詞。她已經在盤算要用拍子的邊緣狠狠敲上兩人的後腦杓。


「非、非常對不起,小女子知錯了!」


兩個朋友看妡雅要吃人的模樣連忙低頭認錯,低姿態到幾乎都要碰地板,其中一人還因為太用力使額頭撞上地板,發出十分響亮的悶哼。


看兩人頻頻發抖的模樣,加上精神累積的疲勞,已經讓妡雅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她深深嘆口氣,嘴上連說「算了」就把旋轉椅轉到面對桌子,瀏覽一下網頁之後就把電腦設定進入休眠狀態。


「小、小雅大人今天怎麼這麼大人有大量啊……?」


一臉皮樣的長髮女孩就是剛剛丟可樂瓶的罪魁禍首,原本已經做好被電蚊拍攻擊的心理準備,但好友的相反行徑讓她太過好奇,忍不住抬起頭來。


「今天沒教訓你們的力氣,累積到下次吧。」


「還、還有累積的喔……」


「倒是雨玟跟小潔,你們來我家該不會就只是約好打枕頭大戰的吧?」最後連不是枕頭的東西都變成武器了,這樣好像稱不上枕頭大戰。


小名叫小潔的年輕女性──也是妡雅的高中同學,見好友收起了脾氣,連忙拍了拍額頭還貼在地板上的短髮好友,雨玟才把臉抬起來。


「當然不是啦,難得我們千里迢迢來看你呢。」雨玟拍起胸脯,就像等著大人稱讚的孩子下巴微抬。


「真是貼心,如果不把我家搗亂得滿目瘡痍我會更感動。」

 

被妡雅這樣一說,兩人又縮了縮脖子。


雖然想追問這兩人是怎麼進來的,但依妡雅對好友的瞭解,大概是上次來時趁著主人不注意而去偷打了備份鑰匙吧。要是交情不夠好,這樣的行為都快逼近犯罪了,看樣子不把她們送去跟警察喝一杯茶,這兩個搗蛋鬼永遠不會學乖。


「不過看來我們來對了。發生什麼事啦,死氣沉沉的,一副HP快歸零的樣子。」小潔有點擔心地湊了上去,手還摸著妡雅的額頭。


妡雅拍掉貼著額頭的手,吐槽「我才沒發燒咧」,才緩緩地說:「只是工作有些累了,一直都是這樣啦。」


「話說回來,我最近有看到那個男的……呃,叫啥來著?」雨玟拼命腳動腦汁,可惜那位男性並不是三人共同認識的朋友,讓她想破腦袋也想不起名字,連外號都忘了,但她還是努力地形容:「對、對啦!就是上次我請妡雅客、在火車站突然衝出來抓住你的──叫王、王什麼……」


「是他啊!?」這次換成小潔大叫了,那位男性是妡雅跟小潔共同認識的,初見面時小潔就對他抱有不太好的印象,甚至把他當作女性公敵,直到現在依舊把他列為黑名單之首。


「小雅,我跟你算很久沒聯絡了耶,一年也才見一兩次,而你居然還跟他有聯絡!?」小潔以責難的語氣大聲對妡雅說,而妡雅則是一臉受不了的表情要小潔先冷靜下來。


「你在斷章取義什麼啦,雨玟只是說有看到他而已吧,高中畢業後就沒聯絡了,只是手機號碼還留著而已。」


不理在一旁喊著「號碼什麼的快刪掉」的小潔,妡雅轉頭問雨玟:「他怎麼了嗎?」


「沒怎樣啊,只是看到你的臉就想起他。畢竟會自以為是的追著自認的女友大喊『聽我解釋』的自我良好笨蛋不多見嘛。」


……其實你只是想損我吧?妡雅白了雨玟一眼。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那種腦袋有問題的男生還是少接近微妙。」從大叫模式回歸的小潔也插入話題。

 

妡雅頓了頓,又一臉受不了地聳肩,把原本要反駁的「又不是我願意這樣」給吞了回去。今天怎麼發生一堆受不了的事呢,妡雅悶悶地想。


看兩位好友擔心的神情,妡雅掏出了手機,叫出了某個訊息,展示給兩人看。


雨玟細瞇起眼睛想看清簡訊內容:「『……恭喜你成為作家,我相信你一定會變得很厲害……』」


「不對,不是那些寒暄語,看最後一行。」


「『……我還是喜歡你。』真的假的?」雨玟推了推眼鏡,又看了一遍。


「今天才傳來的訊息,騙得了人嗎?」


聽了妡雅的話,雨玟跟小姐面面相覷,接著雙雙嘆氣。


「你要不要搬到火星好了?徹底把他根除。」小潔突發奇想地彈了個響指,還一臉這樣可行的表情。


「就這麼辦,那小潔幫我辦移民手續,機票錢也給你包辦。」妡雅巧妙地吐槽了好友這不著邊際的空話。「總之這就是我的近況,多謝兩位關心啦。」雖然一來就把家裡搞得亂七八糟,妡雅還是很感謝兩個摯友的心中不被時間流逝影響、依舊有自己的位子。


小潔跟雨玟互相看了看,看向妡雅時又對上她的眼神,才感到不好意思的抓頭。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