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驚為天人的天叫聲響徹地下水道,稚氣男聲和尖銳女聲在地下水道中相互碰撞,如同箭矢一般不斷攻擊耳膜。

「吵死了寄生蟲!你的聲音都快貫穿我耳朵了!不准叫!啊啊啊啊啊!!!!!」

大概十五歲的少女先給了身旁一起逃竄的嬌小少年一記鐵拳,接著又扯開嗓門大叫起來。

「你才吵死了老太婆!明明就你的聲音在地下水道亂竄啊啊啊啊啊!!!!」

「誰是老太婆啊啊啊啊!」

「我也不是寄生蟲啊啊啊啊啊!」

兩人手裡各捧著各自的東西,一邊謾罵一邊尖叫,兩腿也沒閒著,不斷交替向前奔出,就像在比賽左腳跟右腳到底誰先抵達終點線。

『兩個小鬼都給我站住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如雷貫耳的低沉嗓音震撼整個狹長的空間,聲音的威嚴透過地板傳達給兩人,兩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腳步卻還是沒有停下。

「不是寄生蟲是啥!吃我的用我的,卻一點貢獻也沒有,只會消耗我的糧食跟財產!」

但兩人的吵架卻還是沒有停下,究竟是哪來的體力可以全速衝刺的時候扯開嗓門大罵呢。

「就說以後會還你了!等我當上魔王的時候!」

「魔你妹啊!那種存不存在都有待質疑的角色設定你就自個兒中二去啦!為什麼要拖我下水!還錢!現在就給我還錢!別當魔王了,快給我勵志當銀行老闆!」

衝刺到岔口,兩人十分有默契的一致向左拐,背後的東西也十分敏捷的減速、轉彎,完成漂亮的甩尾。

「銀行老闆這志願就留給妳吧!我的志願可大……為什麼怨靈要追我們啦!!!」

小男孩雖然腿短年紀又小,速度卻不輸身旁的少女,絕對不是少女速度慢,而是小少年的速度太快了,甚至都快超前身旁吼著「你再說我利息再漲十倍啊魂蛋!」的少女。

兩人的速度幾乎跟風一樣快,但身後追著她們的東西卻是名副其實的「風」,眼看只差一步之遙,兩人就要被追上了。

「你好意思問為什麼,還不都是你吃了它的供品!」

「是妳想變賣它的珠寶吧!」

「反正死人又用不著珠寶道具,不如讓活人用著,珠寶也開心啊!」

『兩個臭小鬼,東西還來!!!!!』

身後的怨靈發出更巨大的噪音,似有若無的白骨手朝兩人襲去,地下水道的牆壁開始龜裂,就連水溝裡的水都十分動盪不安,感覺都快撲上來把兩人拖進去似的。

「本小姐到手的東西……」

少女以腳跟為軸心向後轉,掏出腰間的M92F與USP,連一毫秒的猶豫都沒有,直接開槍射擊。

「就是我的啦!吃我聖彈!」

『不要射擊了才說!哦哦哦哦好痛痛痛痛!!!』

怨靈飄渺的身影在聖彈的傷害下逐見清晰,變成猶如紙片一般,打進來的子彈不斷讓怨靈身體後退,使得怨靈的身姿在空中呈現C型,最後如醉酒的大叔一樣軟軟的癱在地上。

「終、終於不用再跑了嗎?」

小少年氣喘吁吁的停下腳步,手裡還捧著自己的糧食(從祭壇拿的)與少女的珍寶(從祭壇拿的),慢慢的走回來。

「聖彈……也不想想我是花了多大的功夫做出來的,居然一次消耗這麼多……」

比起逃脫被追趕的命運,少女更心疼掉落在地上的子彈。

這些子彈都是少女從原料開始收集製作,好不容易變成的完成品啊。就像是要做個麵包卻先從麵粉重量開始秤起的花費功夫,讓少女非常捨不得用它們,幾乎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要。

「一開使用聖彈不就解決了嗎?還害我們這樣逃來竄去的。」

少年將快從懷中掉落的東西一一擺好在地上,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擺出「你看看你」的表情。

「閉嘴。也不想想為了這幾顆聖彈我多折騰啊,打死我都不想用。」

「你剛剛還不是用了。」

「因為太麻煩了。」

「……那去跟批發商買不就好了。」

因為不知該對少女的矛盾如何反應,小少年只好迴避這個問題當作不知道,話題轉了一個彎。

「教會那坑爹的價格我都能拿去買原料做出十倍以上的量啦!」

啊,果然是這個理由呢。小少年點點頭。

『還……還來……』

幾乎快被兩人遺忘的怨靈如破布一般在地上爬行,不斷逼近原本屬於他的東西,該說不愧是怨靈嗎,對自己的東西十分執著。

「幹啥幹啥,事到如今還想抵抗?小心我把你打成蜂窩啊。」少女一腳踩住地上的如破抹布的怨靈,順便舉起雙槍指著怨靈的腦袋。

『我想……忍…不………』

「忍?」

雖然被少女踩著,但怨靈依舊不放棄,繼續匍匐前進,那神情就像誓死也要守護最重要的東西十分堅強,旁邊的小少年都忍不住為之動容。

『不……住……』

兩人屏息以待,這個怨靈到底想幹啥?

『大便在我的大腸裡萬馬奔騰我快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少女嚇得跌坐在地上,恢復自由之身的怨靈殺紅眼一般向前衝去,抱住了少女到剛才為止一直抱著的珍寶,接著一屁股坐上去──

「…………」

怨靈擺出的「解脫了」的表情,那幸福的模樣就算他下一秒升天也不足為奇。

「…………」 

小少年與少女無語的看著怨靈與他屁股下的珍寶,再看看旁邊的供品,最後兩人眼神對上。

「……回去吧。」

「……嗯,回去吧──才怪啊!!!去你的浪費本小姐這麼多精力!!!」

『別、別在這時候打人啊!我還、還沒解放完畢!斷了!!剛剛屁股一緊結果斷了啊!!我本來想要挑戰新紀錄的啊!!!痛!好痛!』

「我去你的大便長度新紀錄!你隨便蹲個茅坑去吧你!居然蹲黃金便桶!!是說這個居然是便桶!!!我剛剛居然抱著一個便桶!!!!區區個怨靈居然敢大便!!!!」

『生理現象我有什麼辦法!別打了!我在拉肚子啊!!!要摔、要摔進去了奴喔喔喔喔!!!?』

「你、就、給、我、一、輩、子、泡、茅、坑、吧!」

少女每說一個字就用力踩一下,最後一個「吧」說完,怨靈剛好就被卡在便桶裡動彈不得。

少女做出「完事」的手勢拍了拍手,神情兇煞的對小少年說:「走了!」一直站在一旁待看的小少年急急忙忙的把便桶蓋蓋上才追了上去。

創作者介紹

~*闇嶽奏章*~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