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乃和令在回到學校劍道場之前都默默不說話。雖然一路上令任由袴褲皺得凌亂不堪,不斷地想跟由乃講話,卻被一句「等小令換上得體的衣裝再跟妳說話。」給堵住了嘴。

雖然是為了妹妹急急忙忙奔出校園,但莉莉安的淑女教育好歹也深植心中,冷靜下來之後令也覺得怪難為情的,只好乖乖閉上嘴巴。回到了劍道社之後,兩人若無其事的各自練習,等所有社員回家、道場也清理完畢,兩人才重新面對面談話。

「冷靜下來了吧?」

「……我在反省了。但是我可沒有後悔喔,因為很不甘心嘛。」一路走回道場讓心情平復不少,加上社團活動流了不少汗,由乃已經恢復平常的冷靜,但冷靜跟釋懷是兩回事,由乃的心情不可能光憑揮灑青春就能恢復的。

「既然不後悔,那由乃是在反省什麼?」令有點啼笑皆非的問,看著鬧彆扭的妹妹。

「用更不會引人注目的手段逼供……之類的。」由乃吱吱唔唔的說,眼神還在漂移。

這孩子有時候會說出很恐怖的字眼呢……

「拜託把妳那份心思用在別的地方吧……由乃,雖然九條有錯,可是小祐嚴格來說是沒有任何責任的喔,都是由乃約她一起跟九條出去的不是嗎。而且以小祐的個性,她根本不懂如何心機,更別說是串通九條、讓妳難堪了。」

這種情況,連姊姊都不願意站在自己這邊讓由乃感到有點悲哀,可是站在公正立場指正妹妹的錯誤也是姊姊的責任。令說的不無道理,其實由乃早就知道祐巳沒有做錯什麼,卻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脾氣遷怒到好友身上。

每當看到九條與祐巳,由乃感覺自己瞬間被厲鬼附身似的,理智霹靂啪啦的碎了一地,滿腦子只有對這兩人的負面情緒,無法自己。

「不然我該把心思放到哪裡?」由乃有氣無力的癱在地板上躺成一個大字,要是平常的令一定會大聲叱喝不能在道場沒規矩,但念在由乃心力交瘁,令便任由妹妹在地板打滾。

「由乃,我有個假設──雖然是個缺乏自信的推理,所以我都一直放在心裡。妳要不要聽聽看?」

看到令這麼認真的神情,即便有點力不從心,但由乃還是盡了最大的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緒。她坐起身,雖然不知道現在的自己能夠冷靜思考到什麼時候,但藉由跟姊姊的對話說不定能推敲出什麼。

「妳好好回想我們跟九條認識的經過。」

「怎麼認識的意思嗎?我記得……」

由乃趴在地上努力的回想。依稀記得那是在三個月前,九條一家搬到了這個城鎮。聞言令家這邊開道場,所以就前來踢館了。

「然後因為欣賞彼此的劍技,在那之後九條就常常來道場跟小令還有門徒們切磋。」

那時的由乃,雖然只是在一旁觀看,卻被九條的劍道深深吸引,那一連貫優雅的身姿、不急不徐的出招,卻又招招瞄準得分的劍道,讓當下的由乃湧起一股感動,原來劍道也可以揮舞的像翩翩起舞的蝴蝶般美麗。

這就是由乃跟九條變得要好的契機,由乃很難得的不黏著小令,對九條表現出高度興趣,三不五時就找九條搭話。雖然讓令有點吃醋,但身為內行人的令比任何人都能理解,九條的劍道是如何的吸引人,所以也沒有吭聲。

「這有什麼問題嗎?一開始的邂逅。」由乃的口氣有點應付似的沒有幹勁。

「跟九條對打的時候,有時候是這個套路,有時候卻又迥然不同──我也不知該怎麼形容才好,總之,假如今天跟九條A對打,下次可能是九條B。」

「什麼AB啊……把九條分成兩個人似的。」

「再一個提示,習慣。」

一般來說,人都會有各式各樣的小習慣,比如咬指甲、雙手交握時右母指會在上方,諸如此類的芝麻小事,就連運動員也不例外,比方說踢足球,要帶球閃過時身體會先向左傾﹔打擊手掌握到投手的投球習慣以應付各種變化球……雖然都是很難發現的小動作,但的確是每個人無意識下會產生的東西。

「難道……!」反應本來就不慢的由乃猛然抬起頭來,令很滿意由乃會意的這麼快。

「由乃,我跟九條的對打妳都看得很認真,仔細想想會有線索的。九條跟我對打的時候,要閃過攻擊時,重心都會先微微向右傾再做動作,但有時候卻沒有。」

由於以前長期的臥病在床,加上由乃特別喜愛看體育節目,要看出體育選手們個別的小習慣或是小變化,對由乃來說不太難,畢竟之前體育祭時的賽跑,注意到同班同學的速度下降的只有由乃而已。

「更簡單的說,會向右傾那天,比賽總是以我的險勝收場﹔但沒有傾斜的那天,十次裡有七次平局。」雖然非本意,但險勝也是事實,只是說到這兩個字時,令的柳眉還是微微皺了一下。

「……雖然不是說不可能,但有這麼巧的事嗎?」由乃呆楞的眨著眼睛,如果真是自己所想的這樣,這一切貌似很容易就能說通了。

令苦笑著嘆氣,接著說道:「我也是半信半疑,因為完全沒有任何證據。但是由乃想的也跟我一樣的話,感覺這個假設成立的可能性又增高了。」

由乃露出複雜的表情,令的大膽假設有如傾盆大雨一下子澆熄了由乃心中的怒火,換來的是呆若木雞的反應:「九條有兩個人?」

 

 

 

三人先是默不吭聲的移動到附近的小公園。

「九條,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一邊發出質問,祐巳一邊緊緊握住姊姊的手。

雖然九條面無表情的站在兩人面前,但祐巳卻很直覺的感受到,眼前的這個人絕對是樂在其中。

因為,他的嘴角以常人難以察覺的角度微微揚起。平時遲鈍的祐巳卻在這時異常的敏感。

「祐巳,既然都已經是戀人的關係,我希望妳能用下面的名字稱呼我呢。」

「九條,我記得你剛剛應該是跟優表哥一起回花寺,你說你還有劍道社的學弟們在等著。」

祥子緊繃著表情向前踏出一步,用不允許對方含糊帶過的威嚴質問眼前的男子。

對於姊姊為了自己挺身而出的行為祐巳感到很是感動,但祐巳卻也十分清楚,手心中的觸感正在發抖。

……剛剛在咖啡館見到九條的時候,姊姊也沒有這麼害怕啊。

「咦……」

身為妹妹的祐巳比任何人都清楚,祥子雖然有男性恐懼症,但並不是一看到男人就會怕得渾身發抖。就好比祐麒和愛麗絲(以及祐巳很不想提及的柏木學長),都是姊姊能夠處之泰然相處的男性。

難道是因為剛剛在咖啡館的時候都是熟人?可是……

祐巳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就是覺得有股強烈的不協調感。

「劍道?嗯,沒錯。不過在那之前,我想來見祐巳。」

九條先是遲疑了一下,接著如是說。

「可是剛剛你確確實實跟著優表哥走了。」

祥子很不客氣的瞪了九條一眼。祐巳忽然覺得害怕男性,卻一邊發抖一邊給九條施加壓力的姊姊十分勇敢,差點要為此鼓掌。

「我只是折返而已,能請祥子小姐不要對我釋放敵意嗎?我是真心喜歡祐巳的,也打算將來給祐巳幸福。」

嗚!剛剛的台詞讓祐巳反射性的縮了一下,渾身的雞皮疙瘩都站了起來,差點跟著姊姊一起發抖了。

身旁的祥子雖然自己也在冒冷汗,但還是小聲的跟祐巳說了句:「別擔心,有我在。」並把祐巳拉到身後。這畫面就像是母雞保護著小雞不被老鷹抓走。

「給妳們這樣堤防,我很受傷啊。」

騙人,那哪是受傷的表情,笑得這麼噁心!祐巳突然腦海理浮現了前代白薔薇學姐的身影,跟這男人的捉弄比起來,學姐對祐巳的玩弄還真是舒服多了。

「那麼,九條,你找祐巳有什麼事呢?」

「姊姊大人,我只是想找我的女朋友而已喔。雖然莉莉安的姊妹愛我也有所耳聞,不過那也只是高年級生對低年級生進行的淑女教育吧?姊妹還是要尊重彼此的隱私,不如說是無權干涉才對啊。」

如是說的九條充滿自信的向前踏了一步。

給男人喊「姊姊大人」讓祥子湧出一股惡心感,但深感覺在這裡向後退的話,絕對會失去祐巳與一些重要的東西,所以祥子不躲也不逃,就只是站在原地跟九條對峙。

看著姊姊與九條之間併發出敵視的火花,祐巳不知該如何處理這種情況,只好眼神來回看著兩人,這可不能再像由乃那次強行介入了,因為自己就是兩人之間吵架的導火線,強行插入只會讓事態更糟。

但是我不能什麼也不做啊……!偏偏這個時候祐麒居然不在,你的姊姊可是陷入危機了啊,親愛的弟弟!

「祐巳,自交往後還沒有約會過吧,要不要現在跟我去喝茶呢?」九條自顧自的把手伸了過來,越過祥子做出邀請的動作,現在九條與紅薔薇姊妹兩人的距離,僅僅一步之遙。

「等等,九條,你打算無視我的問題嗎?」

祥子不知哪來的膽,氣勢十足的拍掉九條的手,擺出桀驁不馴的態度,厲聲的叱喝著。這個舉動讓與祐巳嚇呆了,九條則是微微皺眉。

姊、姊姊居然拍掉了男人的手!以前的姊姊根本不可能主動觸碰無法應付的男性啊!

「……祥子小姐,我剛剛也說過了,我只是想找我的女朋友喝杯茶。難道祐巳跟別的男孩子交往、做什麼事情,都要一一經過祥子小姐的同意嗎?」

祐巳不是祥子小姐的東西──說完這句話的九條,泰然自若的承受祥子駭人的視線。

「當然不是,我從不認為祐巳是我的東西,但是姊姊擔心妹妹是理所當然的。你的一舉一動,從頭到尾都太奇怪了,如果你能給我們合理的解釋,並讓我們心服口服的話,我甚至可以現在就把祐巳交給你。」

前提是讓我們心服口服的話──祥子又字正腔圓的說了一遍,咬字十分用力。

「心服口服嗎?」

九條帶著玩味的表情咀嚼著這句話,祐巳更加無法猜出九條心裡在想什麼。

「那是當然,你為什麼跟小由告白之後還來找祐巳?你的舉動太讓人費解了。」祥子義正嚴詞的說。

果然那個約會還是把祐麒推入假扮我的火坑才是正解嗎……一直以來都是因為跟九條太過親近,沒有顧慮到朋友,才害得我跟由乃同學……嗯?

假扮?

祐巳看著正在跟祥子爭執的九條,再回想花寺時跟被由乃打耳光的九條。

祐巳忽然知道那不協調感是什麼,雖然沒有太大的自信,但事到如今只能孤注一擲了。

如果搞錯的話再低頭道歉吧──祐巳吞了口口水。

「姊姊。」

祐巳輕聲呼喚祥子,並把姊姊從前線拉了下來。

祐巳?祥子用不解的眼神看著祐巳,而妹妹只是回以微笑。

祥子雖然一頭霧水,但妹妹都傳達「交給我吧」的眼神,姊姊也只好讓妹妹去了。像九條說的,感情的問題祥子並沒有足夠的立場介入。

祐巳向前踏出一步,靜靜的看著九條。

「那麼,祥子小姐,祐巳我借走了。」

誤以為是祐巳答應了約會,九條有點諷刺的跟祥子這樣說,接著伸手過去要牽起祐巳的小手──

啪!

清脆的響音響徹整個小公園,時間彷彿靜止似的,只有這股聲音在迴盪著。

「……?」

被拍掉手的九條楞在當場,祐巳身後的祥子被妹妹意外的舉動嚇著了,不顧形象的張大著嘴巴。

用十足的氣勢拍掉手的主角──福澤祐巳,手保持著拍掉的姿勢懸在空中,面無表情的看著「男朋友」。

「九條先生,玩弄女孩子很好玩嗎?」

姑且不管有什麼理由,祐巳認為最該吃巴掌的應該是眼前這個人,而不是在花寺的九條。可惜祐巳並沒有像由乃那樣潑辣到說打就打,所以祐巳選擇跟姊姊一樣打掉九條的手作為折衷。

呆了快十秒的九條總算回過了神,接著放聲大笑。

「有、有什麼好笑!」

感覺被嘲笑的祐巳紅著臉斥喝著。比起討厭這個人,祐巳更覺得被這種人玩弄的自己非常丟臉。

「哈哈、哈哈哈,抱歉,總算發現了啊,不枉費我故意露出破綻了。不過在那之前,能不能先把躲在那邊的人叫出來?」

咦?順著九條所指的方向望去,祐巳險些沒破口大罵。

「柏木學長!」

「優表哥?」

躲在後方的人影優哉游哉的走了出來,並且還抓著一個人。

「呀!沒想到小祐也會動手打人,大吃我一驚呢。」

柏木王子帶著非常爽朗的笑容向三人打招呼,表情十分滿足,就像剛從電影院裡走出來一樣。

「柏木學長,您肯定是覺得事態發展好像很有趣所以躲著看吧?」祐巳滿腹不滿的瞪著來者。

「怎麼會,要是妳們遇到危險,我可是會第一個衝出來的。而且我還帶了禮物。」柏木一派輕鬆的如是說,並把身後的人推到祐巳面前。

「……九條。」眼前有兩張一樣臉孔的高大男人讓祐巳吞了口口水,才有點畏縮的打招呼。

「……哥哥變本加厲,真的很對不起,福澤同學、祥子小姐。」九條必恭必敬的九十度彎腰道歉。

搞不清楚狀況的祥子睜大眼睛看著在場的所有人,妹妹也慫著肩膀看著姊姊,無力的苦笑。

「容我重新自我介紹,」臉頰還微微泛紅的九條咳了一聲,露出清爽的笑容說道:「我叫九條佑輝,是九條佐光的雙胞胎哥哥。」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龍心
  • 進步了不少,但是一些日本用語仍在,而且最後
    臉頰還微微泛紅的九條咳了一聲,露出清爽的笑容說道:「我叫九條佑輝,是九條佐光的雙胞胎哥哥。」
    會令人有點弄不清楚是誰在說,不過進步真的很快^^
  • 剛被祐巳打所以臉頰才泛紅、所以讓人知道是哥哥在說話0.0這樣還不明顯嗎
    是說日本用語幾乎融入我的生活,要改掉很難呢@@有時甚至不自覺哪些是日本用語,雖然有些外來語單獨出現會讓人不知道什麼意思,但只要有上下文對理解也不構成障礙吧

    須加糖 於 2012/07/22 16:33 回覆

  • 龍心
  • 祐已打人總覺得有點不是味道,有點奇怪
  • 可能因為祐巳個性上的關係,不覺得她會打人吧,不然我這裡做個小修改看看:

    ----------------
    啪!
    清脆的響音響徹整個小公園,時間彷彿靜止似的,只有這股聲音在迴盪著。
    「……?」
    被拍掉手的九條楞在當場,祐巳身後的祥子被妹妹意外的舉動嚇著了,不顧形象的張大著嘴巴。
    用十足的氣勢拍掉手的主角──福澤祐巳,手保持著拍掉的姿勢懸在空中,面無表情的看著「男朋友」。
    「九條先生,玩弄女孩子很好玩嗎?」
    姑且不管有什麼理由,祐巳認為最該吃巴掌的應該是眼前這個人,而不是在花寺的九條。可惜祐巳並沒有像由乃那樣潑辣到說打就打,所以祐巳選擇跟姊姊一樣打掉九條的手作為折衷。
    呆了快十秒的九條總算回過了神,接著放聲大笑。
    -------------
    修改成這樣如何呢

    須加糖 於 2012/08/02 00:5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