祐巳站在花寺的校門口莫約十來分,在這之中不斷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從門口出來,而且有一半以上都跟祐巳打了招呼,有些甚至還興高采烈的跑來跟祐巳握手。

「難道我在花寺真的很有名?」

向來遲鈍的祐巳,就算有從別人耳裡聽到,卻還沒有自己在花寺擁有人氣的實感,直到今天總算知道「有人氣」是怎麼回事了。感覺有點像偶像明星一樣。

畢竟在女校跟在男校有名氣,雖然表面上意思相同,但還是有微妙的不同。至於不同在哪裡,祐巳也說不上來。

上次來花寺,是花寺學園祭時跟著山百合會的薔薇姊姊們一起來的,當時發生的種種又在祐巳的腦中浮現出來。

不好,要專心注意出入校門口的花寺學生才行。祐巳連忙把腦中的雜念甩開。

這時,突然有女性的聲音傳入祐巳耳裡。而且還是從校園內傳來的,祐巳差點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我已經不想聽你解釋了!離我遠一點!」

會是教師嗎?但是教師應該不會這樣怒氣沖沖的說著任性的台詞。

祐巳忍不住探頭望向聲音的來源。不看還好,一看……

「噫!?」

就差點發出足以被來人察覺的怪叫聲。

為為為為為、為什麼由乃同學會在這裡!?

而且還是在花寺裡!

祐巳已經無法處理眼前的狀況了,腦袋一直重複著跳針的為什麼,這才注意到有名男性急急忙忙的追上由乃。

追、追上由乃同學的是九條君!?難道由乃同學直接跑進花寺找男方理論?這種舉動已經不能說是大膽,根本就是不瞻前也不顧後,活像是被男朋友甩了卻死不認帳的……再說下去會降低由乃的價值,祐巳連忙停止思考。

「由乃,拜託你聽我解釋!」

「就說了不要靠近我了,差勁!」

「真的是有原因的,拜託你……!」

啪!

就連背靠著圍牆偷聽的祐巳都知道,那是由乃狠狠甩上巴掌的聲音。

周圍的嘈雜聲也停了下來,祐巳已經能輕易想像周圍學生停下來看戲的光景了。

這是在演哪齣連續劇啊,由乃同學!

似乎注意到周遭人的視線,九條壓低聲音抓向由乃纖細的手腕,低聲說道:「拜託你,由乃,我們換個地方……」

「為什麼!既然你說有理由,那就正大光明的在這裡解釋給我聽啊!有什麼好怕別人看的!」

明明剛剛才說不想聽,現在卻又這樣挖苦別人,可見由乃同學幾乎怒火攻心了……看著好友毫不留情的對九條展開不顧邏輯的嚴厲攻擊,祐巳忍不住在內心替九條捏把冷汗。

「因為我已經受夠了!」

突如其來男性宏亮的大喊,那叫聲彷如宣洩著長久累積的壓力般,令人忍不住縮起脖子,由乃也措手不及,露出呆楞的表情。就連離兩人至少十五公尺遠的祐巳都心頭一顫。承受正面衝擊的由乃甚至手在發抖。

發現到自己的失禮,九條連忙咳了兩聲,才正準備要道歉。但不甘示弱的由乃,居然又追加攻擊︰「什麼嘛!既然可以這樣發火,你就說說看啊!每次都順著我的脾氣,你也很難受吧!」

「妳……!」

「暫、暫停──!」

祐巳扯開嗓門大喊,自己居然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已經插到兩人的中間。

啊,完蛋了,這下謠言又添一樁。

『紅薔薇花蕾向黃薔薇宣戰!花蕾間的戀愛戰爭』之類的莉莉安快報標題突然閃過祐巳腦海。

但是已經來不及反悔了,有這麼多見證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可是事到如今也不能裝沒事的彎腰說︰「對不起,請繼續。」而且祐巳也看不下由乃的暴行。雖然由乃是個受害者,但這樣咄咄逼人絕對不是摯友會做的事,要是令學姐看到,也一定會過來制止的。就連祐巳都沒看過如此火爆的由乃,這樣的好友更不能就這樣晾在外面任其暴走了。

並不是說祐巳完全站在九條這邊,可是由乃的態度讓旁人也看不下去,在傳出醜聞之前,祐巳能做的就是把醜聞的傷害降到最小。

但祐巳萬萬沒想到,自己跳出來之後會讓別人直覺認為祐巳是跳出來橫刀奪愛,這種情況不管怎麼看都很像,因為──

「九條君!請你不要向我這邊靠!」

「不、那個……呃,抱歉。」

當然,由乃正以很不友善的視線投向祐巳跟九條。

拜託誰都好,來當我的救命稻草啊~~~~祐巳忍不住在心裡哀號,現在的情況不管是自己還是外人來看,只有尷尬得以形容。

就像是回應祐巳的召喚,足以當救命稻草的人物出現了。

但是那人物,只讓祐巳像洩了氣的皮球,差點癱坐在地上。

「為什麼你……」

「我常常回母校看學弟,小祐不是很早就知道了嗎?」

對方一派輕鬆的打趣說道。

「……柏木學長。」

祐巳心不甘情不願的打招呼,然後把視線移向另一個人。

「別看我,我也是剛出學生會室就被抓到了,說是中庭這邊有爭執聲,還有女孩子擅闖校園才跟著來看看,結果──」

我也是逼不得已!祐巳用同樣的狸貓臉跟無辜眼神接下弟弟的斜眼。

「總而言之,」柏木優看了看福澤姐弟,又看向剛剛在校園中庭大吵的男女主角。

「我有推薦的咖啡店喔。」

柏木學長如此說道。

 

 

幽靜的咖啡廳中,只有祐巳一行人的玻璃杯輕碰瓷盤的聲音。

如果這個時間是人潮最多、人聲鼎沸的尖峰時間,祐巳還不會覺得太尷尬,但柏木帶著大家來到的,卻是極度適合商務洽談、男女幽會、朋友小型聚會的咖啡館,祐巳只能說這時的柏木學長所安排的恰到好處,可以用『故意』、『看戲』來形容了。現場只有福澤姐弟正襟危坐,由乃同學一臉不耐煩的用手杵著下巴,望著牆上的時鐘,九條則是一直看著杯裡的紅茶。

在場唯一能笑出來的,只有柏木優一人。

這個人絕對是故意的!祐巳不禁想向神抱怨,這個救命稻草的效果太強,說不定會搞砸啊!

「柏木學長,可以請你這個外人回去嗎?」

首先是由乃,很不客氣的開口了,眼神還十分兇惡,一臉就是寫著『這裡沒你的事,所以付了大家的紅茶錢就快滾吧』的表情。

「柏木學長,不好意思,還要勞煩您。」

九條倒是乖乖的接受了柏木的好意。一旁的祐麒則是以複雜的表情看著柏木與九條,再看看自己,然後嘆口氣。

這個弟弟,一定是認為自己看起來才是十足的外人吧?就像祐巳一樣好猜,祐巳也能從祐麒的表情猜出七八分,好歹自己也是姊姊。

「可愛的學弟遭受到危機,做學長的怎能視而不見呢。」

事情看起來很有趣,怎麼能讓自己置身事外呢──祐巳偷偷地在心裡當起翻譯。

「柏木學長,再怎麼說您也不會插手別人的家務事吧!」

由乃差點站起來拍桌大叫,但她只是死死抓著杯子拼命忍耐著,抓著杯子的手還微微泛白。

「我當然不會那麼不識趣。所以才像個保母一樣,在這裡帶一堆小孩嘛。」

「你!」

保母?祐巳正對這個單字起了反應,正想著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咖啡廳門上的風鈴想起清脆的聲音,引起祐巳的注意。

「咦……」

出現在門口的,正是紅薔薇與黃薔薇兩位姊姊──小笠原祥子與支倉令。

支倉令甚至還穿著道服,額頭微微滲出汗珠,一看就知道是從劍道場急急忙忙過來的。相比較之下,祥子則顯得十分平靜沉著。

柏木學長什麼時候把姊姊跟黃薔薇學姐──祐巳看向柏木,迎上的是對方意味深長的微笑。

「優表哥,不好意思,妹妹們給你添麻煩了。」

祥子首先連著令的份,跟柏木道歉。

「沒的事,這件事已經沸沸洋洋的傳進莉莉安學生耳裡,要是連教師都知道可就麻煩了。我只不過幫點小忙。」

咦,居然這麼迅速!

「關於這件事不用擔心,白薔薇正留在學校善後,想必謠言很快就能壓下來吧。」

祥子站到祐巳身後,溫柔的手搭上祐巳的雙肩。祐巳感到肩膀的僵硬漸漸消失了。

「……」

自令出現之後,由乃顯得乖了不少,至少剛剛的銳氣已經被磨了大半。大概是自己的姊姊居然穿著道服匆匆忙忙跑出校門的樣子顯得太過滑稽,讓由乃吵架的心情就沒有了吧。

「稍微冷靜一點了嗎,小由?」

祥子以沈靜的口吻溫柔問道。

「……是的,多虧小令不顧門面跑出來的這副模樣。」

「還不都是因為聽到由乃跑到隔壁校吵架,我還以為妳今天社團請假去了薔薇館,怎知道──」說完,令順便輕敲由乃的頭。

結果由乃同學既不在社團也不在薔薇館,而是跑到花寺去撒野。

「不好意思,給各位添麻煩了。本來是我跟由乃之間的事,還要勞煩大家……」

九條從座位站了起來,必恭必敬的道了歉。

「感覺是個滿懂禮貌的人啊……」姊姊自言自語的台詞祐巳可沒漏聽。

明明是禮貌周到、待人溫和的九條君,怎麼想也不認為會做出腳踏兩條船的事,所以祐巳才特別在意。

「好啦,既然母親們都到齊了,我這個保母的工作也結束了,各自帶著自己家的小孩回去吧。」

「咦,姊姊們才剛來不久……」祐巳一臉困惑看向柏木。

「我只是請祥子他們來接你們回去而已,小由看起來情緒還不太穩定,也沒辦法談事情吧?還是說,小祐希望在這麼多人面前解決你們三人間的私事呢。」

呃,話雖然這樣說沒錯……柏木學長畢竟只是對當時事態做了緊急處理,在由乃隨時都會發火的情況下也沒辦法談事情。但這樣一來,我下定決心拋下山百合會的工作是為了什麼呢……祐巳又為自己的徒勞無功嘆了一口氣。

嗚,沒想到被預料外的事情又打亂我的計畫了。祐巳眼神飄向九條,察覺到視線的九條只是無奈的苦笑。

「就這樣,今天先散會吧。」

 

 

「嗚,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為了分開由乃跟祐巳,令直接把由乃帶回社團,祐麒則很識時務的先行回家,只剩下祥子跟祐巳走在回家的路上。

「聽到消息的時候我可是嚇得臉都白了呢。祐巳,妳知道我聽到什麼嗎?」

什麼?祐巳看向姊姊。

「『紅薔薇花蕾與黃薔薇花蕾,為了搶男人打起來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祥子忍不住噗哧的笑了出來︰「我啊,那時候也沒仔細思考到底是真是假,馬上去劍道場把令抓了出來,準備衝到花寺去呢。還好這時優表哥打電話到學校通知,我才冷靜下來。」

當時在學校偷拍的篤子同學無意間聽到少數學生在討論這件事,便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首先到山百合會通知了祥子。

連判斷謠言真偽的時間都沒有,祥子就抓了書包奪門而出。可見祥子在祐巳離開之後是有多麼擔心,在整理資料跟預算甚至頻出差錯──這是事後祐巳從志摩子那裡聽來的。

「現在冷靜想想,祐巳怎麼可能公然跟小由在男校吵架嘛。」

真有此事,也一定是祐巳沉默的承受小由的挖苦吧。祥子又咯咯的笑了起來。

「姊姊妳真是的……居然把我想的那麼膽小,要是生起氣來,我也會還擊的喔!」祐巳先是抱怨,又紅著臉笑了起來。

有一個人這樣替自己擔心,原來是這麼幸福的事情。

「意思就是說,祐巳沒有生小由的氣囉。」

「那是當然的。」

邊回應溫柔的聲音,祐巳邊緊緊的抓著姊姊的手臂。

「現在怎麼樣了,心情好點沒?」

「嗯……感覺還是有點難以釋懷。」畢竟自己可是拋下了工作,用破釜沈舟的心情去花寺埋伏的。

「今天令會跟小由談談吧,說不定明天會有什麼進展。總之先把這件事放下吧,要不要去哪走走、散散心?」

「現在來小型約會嗎?」

說到約會,祐巳眼睛就亮了。

「妳這孩子真是的。」

祥子露出溫柔的笑容,輕撫祐巳的臉頰。

如果這樣幸福的時光,能夠永遠持續下去就好了。一想到姊姊就快要畢業,祐巳不禁悲從中來。

如果姊姊畢業了,有誰會在自己陷入危險時,擔心的茶不思飯不想、還為了自己違規在走廊上奔跑呢?

如果姊姊畢業了,還有誰會這樣輕撫自己的臉頰、幫自己整理領結呢?

「……祐巳。」

姊姊的叫喚把祐巳從悲傷的思緒中拉了回來。

「怎麼了,姐……姐。」

瞬間就明白了姊姊出口叫喚的理由,祐巳又忍不住擺出了備戰狀態。

擋在兩人面前的,正是剛剛才出演完連續劇的男主角──九條佐光。

創作者介紹

~*闇嶽奏章*~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龍心
  • 因為不知道妳之後伏線行進如何,所以我目前會只說一句,要小心不要令情況完全偏離了男主角的人物設定、性格等東西,加油(另外我改了第一章,比之前更生動不少,晚一些給妳)

    我的導師對妳的小說也有興趣,所以我也想給她看看妳的小說,可以嗎?
  • 好啊,當然可以,希望也能得到寶貴的意見。順便問一下是瑪凝同人?
    我之後續篇可能會出比較慢,我可能會先一口氣寫個兩三篇確定劇情之後才會發出來030"

    須加糖 於 2012/07/12 22:24 回覆

  • 龍心
  • http://hap.o-oku.jp/
    去看看,保証嚇妳一跳
  • 咦咦www其實這對我也滿喜歡的XD

    須加糖 於 2012/07/12 22:23 回覆

  • 龍心
  • 哼嘿,這是妳自己說的,如果給我導師教訓可別怪老哥我^^
  • 嘛,我本來就連業餘都說不上,強到不被挑剔我才害怕...不過瑪凝的伏筆我還沒開始讓他浮上檯面,所以可能會被挑剔到一些跟伏筆有關的地方也說不定030"

    須加糖 於 2012/07/13 14:48 回覆

  • 龍心
  • 有去個我幫妳上載小說的那個網址嗎?去看看,妳就知道妳有多受歡迎,多利害
  • 看到有人回覆「不要卡在精彩的地方」讓我有點抱歉了XD"因為可能要一段時間才會放出後續QQ
    也謝謝龍大哥幫我轉貼!另外我有注意到的是,轉貼的有些地方少了空白鍵,比如:

    「你!」保母?佑巳正对这个单字起了反应,正想著是怎麼回事的时候,咖啡厅门上的风铃想起清脆的声音,引起佑巳的注意。

    這段,「你!」明明是由乃的台詞,但後面緊接著祐巳的心聲會不會讓人誤解呢0.0

    須加糖 於 2012/07/13 19:07 回覆

  • 龍心
  • 這個我也很辛苦,因為百度網站會把轉載的文章堆成一團,甚至有時會令文句間出現亂七八糟的情況,我都沒辦法!

  • 原來如此,那就沒辦法了XD"辛苦龍大哥了~

    須加糖 於 2012/07/13 21:49 回覆

  • 龍心
  • 今天和導師談了半天小說的事,我發現女性真是一種詳細到不得了的生物,但是又很容易因為一些小事而開心在意,真是很難理解(汗)。

    星期五香港會有書展,我會和導師去看看,對了,妳有沒有好書介紹?
  • 男女思考大不同呢~好書嗎,我不太清楚香港書展什麼情形0.0"其實我書也看不多的XD"日本輕小說的話倒是挺多想看的

    須加糖 於 2012/07/17 22:52 回覆

  • 龍心
  • 我已經回覆妳了,加油^^
  • 龍心
  • 小說方面想問一下,是等妳修改後再發佈還是我現在就直接發上網?
  • 呣,可以等我PO上部落格再貼嗎?因為我可能會做修改,我不知道其他人更新速度如何,可是我不想輕率的就把內容PO上去,結果因為無法修改把自己逼近死胡同...雖然只是同人,但我很重視

    須加糖 於 2012/07/20 19: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