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你在幹什麼?」我的聲音有點顫抖,沒錯,我的火氣讓我渾身發抖,再過沒多久就要爆表了。

人!一堆穿著黑色西裝的少年(?),井然有序的排成兩大排,各個彎腰90度「恭候」我,同時將其他同學往外擠,為我開出了一條道路延伸到走廊……搞不好是延伸到校門口,但願只是我想太多了。

喂喂,這個場面只會出現在電視劇裡、有錢人家迎接千金或少爺的排場吧!要不然就是……

「恩?看不出來嗎,當然是迎接妳啊!」對方的笑容刺眼的讓我的眼睛快瞎了。

「喂,」我壓根沒記住他的名字,所以只能這麼叫︰「我想我應該已經鄭重拒絕過了。」

「反正再來就沒課了,我們走吧!」

對方逕自走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腕準備往門口走出去。

「等、你給我等一下!」

我試圖掙脫他的手,但他反而越抓越緊,根本不允許我逃走。

「嗯~接下來還要跑些地方,這附近能去的應該只有……沒差啦,反正我有車!」

靠,聽我說話啊─────!!!別在大庭廣眾之下跩著女孩子的手、還邊甩著手上的機車鑰匙!綁架!這絕對是綁架啊啊啊啊!!!

「阿銃,才剛開學沒多久就要惹事生非啊?這麼大的排場。」

啊~背後響起低沉的嗓音,這一定是神明聽到我的祈禱,派了一個救命稻草來拯救我了!

「嗯?才沒有咧,又不是要去打架。」

被叫阿銃的他並沒有不快的甩開搭在肩上的手,但似乎也不打算簡單的退讓。

「是嗎,小心別讓女孩子傷著臉了。」

說完,這個同學就把手拿開,然後推推眼鏡、一臉沒事的走開了。

等、等一下!你無意救我脫險那上來搭話個屁啊!別禳我抱有期待行不行啊!還有「傷著臉」是什麼意思啊!喂喂,別抓著我的手往門口拖,「易碎品小心輕放」是不知道嗎!我的少女心已經開始劈哩啪啦的破碎了哦喔喔喔喔!?

就這樣,我在全班同學的目送之下被拖離現場,路上伴隨著咒罵來到停車棚。

 

 

◇          ◇          ◇
「幹嘛,不高興啊?」

名叫冥銃武的他將安全帽丟給我,依舊不改嘻皮笑臉的模樣──順帶一提,我到剛剛才知道他的名字,至於他則是早就把全班同學的名字都記下來了。

話說回來,他的名字又是冥府又是槍,該不會老爸是鍾馗、老媽是007吧……等等,這樣好像搞基了,不算不算。

「沒啊,沒有不高興。」我哪敢啊……我囁嚅的補上一句。

在一排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的隨同(?)下來到機車棚,擺明就是不給我跑的機會。現在雖然只剩兩個人,但都已經坐上賊船了,加上我的體育成績是平均值以下,根本是插翅難飛了,我可沒自信甩開一百公尺跑10秒的男人。

「不爽就直說嘛,幹麼悶在心裡啊?」

你也不想想是誰讓我的表情跟破抹布一樣臭。

「你可以叫我阿銃或阿武,大家都這樣叫。」

我就免了吧,我還想把你的資料從我的大腦辨識人裝置裡delete掉。

「交換條件,我就叫你『晴』囉?」

為什麼可以把這種交換條件說得臉不紅氣不喘?而且不是用疑問句,反而是用有點強硬的肯定句再用個問號包裝,也未免太自我了吧!

「……我拒絕。難不成其他叫你綽號的人你也都如此回報嗎?還是說你有喜歡替別人貫上奇怪綽號的習慣?」

我可敬謝不敏,老娘名諱可是你叫的?又不是我老爸。

「難得名字跟太陽一樣耀眼舒服,人卻陰氣沉沉的,女孩子這樣可不討喜喔。」

哼哼,我並不是被帥哥稱讚兩句就會飄飄然的貨色,就算你想討好我,我只會當馬耳東風。再說受不受歡迎干你鳥事?想當老爸,等長大點去找個蘿莉領養謝謝。

對方無視我鐵青的臉色跟皺在一起的眉頭,只說了句「上車」,我只能乖乖的跨上後座……嗚,座墊有點高,害我的腳晃了兩次才踩到踏板,銃武看到笑了笑。

「腿短真不好意思啊。」哼,本小姐的身高在女孩子裡比平均值高了點,就是比不上男人啦!

面對我的鬧彆扭,冥銃武哈哈大笑,然後右手催下油門。

爸媽,女兒不孝,我今天大概要被抓去賣掉了。

 

 

◇          ◇          ◇
「……喂。」我面無表情的出聲呼喚。

「啊,錢我出就好了,畢竟是我硬把妳綁來的,不會叫妳付錢啦。」然後他就像個男人(本來就是了吧),很豪邁的掏出錢包,抓出兩張鈔票。

不,我要說的不是錢的問題……認出他拿的是兩張小朋友,我差點把口中的開水噴了出來。

這位先生,哪有人來這種地方會掏兩張千元大鈔啊!我看工作人員先是呆了兩秒,接著迅速的將掉下來的商業笑容重新掛好,然後很有禮貌的將其中一張退了回來。

這個男人的金錢觀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還是他眼瞎了沒看到門口寫的價格?我忍不住仰天長嘆。

銃武興致勃勃的小跑步回到我身邊,把買來的東西分給我,還要我拿好。

「耶~我們準備出發吧!」

「耶你個頭,給我站住。」

我用手刀毫不客氣的往他頭上劈去,然後用力扯住他的領子,把準備衝去郊遊的小朋友抓回來。

「幹嘛啦?」

銃武有所不滿的望著我。就這麼想衝進去嗎?你是五歲小孩嗎,忍耐會不會寫啊?

「雖然我有堆積如山的事想問你……」但是由於吐槽的點太多了,反而讓我手忙腳亂。難道是這男人的策略嗎?這傢伙呆頭呆腦的卻不容小覷,我現在被他牽著鼻子走也是事實。

總之從最基本的問起好了,剩下的等我慢慢吐槽。

「首先,這裡是哪裡?」

我盡量讓自己心平氣和。

「不會吧,妳是大學生卻還不識字嗎?」銃武抱著肚子悶笑。

我去你的不識字!我用力踹了他的小腿,代替想從嘴巴奔出去的國罵。而銃武則是「嗚喔喔喔喔……」的叫了一陣,然後就蹲在地上抱著小腿呻吟。

「Taipei City Zoo……」

銃武用很微弱的聲音回答我的問題。

然後,銃武用行動告訴我他到底想幹什麼,我也沒辦法逼他招供,因為他唯一的一張嘴巴全都幫小腿哭泣去了。

 

「為什麼說要看貓卻跑來動物園看老虎啊!!!就算同樣是貓科還是有天南地北的差異啊!!!」

我吐槽了,我終於忍不住、毫無保留、不顧形象的吐槽了。

「還有,為什麼跑來動物園買門票還要掏出兩張小藍啊!你是不會看門口的價目表嗎,知不知道什麼是『學生票』啊!」

「因為兩個人,所以兩張啊!」

哇靠,還回答的理直氣壯咧?這個人到底抱有什麼樣的金錢觀啊!我差點沒給他氣到往後倒、直接送上救護車。

我忍住朝他無辜的俊臉吐口水的衝動(要是被看到我大概會被他的粉絲團人肉搜索,然後死無全屍),拼命壓抑心中的怒火。從午餐時間遇到他到現在為止完全沒好事,我之前上課居然因為這傢伙心不在焉、還想要道歉?我極度後悔自己居然花了寶貴的腦力去思考這種事,還害我完全沒把教授教的內容打進腦袋裡。

忘了說了,雖然我們才剛入學不到三個月,但因為這傢伙開朗活潑的個性、俊俏無比的五官,早已成了校內的風雲人物,甚至還有仰慕他的女孩子私底下成立粉絲團、最近還因為激進派跟溫和派不合,準備分支中……這些都是偶然聽來的,可惜的是,這位帥哥在我腦內的個人資料庫今天才被點右鍵新增。

「我說啊……我再怎麼客氣,也無法寬恕你的恣意妄為,不是我愛記恨,更不是我心胸狹窄,但你的行徑已經完全造成我的困擾了。」

廢話,一路從教室護送到車棚的黑衣團隊,再怎麼不願意都不可能不顯眼的,百分之一百二十,不、百分之兩百,我的名字已經出現在「銃武粉絲團」的黑名單上了……我開始擔心我能不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對了,那些黑衣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每個人的年紀看起來都跟我差不多,難道也是大學生?該不會是他的家臣吧哈哈哈,我自暴自棄的胡思亂想。

「妳不原諒我沒關係啦,我天生愛管閒事。」

拖你的福,我的生命即將受到嚴重的迫害。

「進去吧!」

銃武又露出招牌笑容,不顧我的意願,硬是把我抓進動物園裡。

唉,就當作是為我的人生鑑別、好好玩一玩吧……我的心情簡直比面對女人每月一次的「憂鬱日」還要沈重。

 

 

《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久不見,這裡是匿名改成「荒影」的咲曜QQ。

對不起我超沒用,這篇文被我棄置好久,事隔不知道幾個月(起碼超過半年)才又回頭填坑Otz。

其實當初是對自己有一些感慨才有寫《窺心》的念頭,也算是一種發洩吧!但那時已經不那麼在意之後,這篇短篇也就被我遺忘了,時間滯留在第三篇(遮臉)。當初之所以停下來,除了這個原因之外,主要原因是因為沒梗,就斷在主角驚訝的飆出粗話的瞬間,主要是因為我不知道主角在驚訝什麼,所以連自己都很期待(艸)

之所以又回頭寫,是因為最近一直糾結在某部作品上,改了又修、修了又改、還被要求寫大綱、最後幾乎是以砍掉重練收場(也沒那麼誇張啦,但是世界觀更改2/3就跟砍掉重練差不多意思了……),想說換換口味,寫不一樣題材的文章,應該會有不同的感覺。

 

結果我成功了,寫這篇的時候,我的手沒有停下來,只是瘋狂的敲著鍵盤(笑)

同時也很對不起去年有追我這篇短篇的朋友們XD|||,我拖搞拖太久了Otz

但是自由度很高,我不用去思考故事該怎麼進行,也不用想大綱,也沒什麼做角色設定,也不用煩惱這樣的走向讀者喜不喜歡,完全照我喜歡的步調走,我有種放鬆、奔向自由的感覺,甚至不知不覺,文越寫越長,跟前三篇比較起來落差很大XD

我就放任劇情進行下去,甚至連我自己都很期待發生什麼事。果然,作者不喜歡的文章,是要怎麼說服讀者去看它呢~

所以,《窺心》這篇短篇(不知道怎樣才叫短篇XD),我會等我有梗了、或在別的地方走投無路、為了轉換心情才會來寫。

如果觀看的人數數字可觀,我可能就會常更新也說不定(被揍)

另外,故事我會盡量朝言情小說發展,畢竟言情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領域,我自己卻很少看言情小說,所以我並不知道這樣的劇情到底是新影還是俗套,反正我喜歡就好XD。

以上是作者的小小心聲,感謝點進來觀賞的你們(鞠躬)。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