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這傢伙,真是……」蕥用死魚眼僅盯著螢幕一角的視窗,同時,太陽穴也不規律的抽動著。

究竟是要我說多少次啊,不要再管我了——蕥在內心有點歇斯底里的低吼,她抱著頭胡亂呻吟了一陣。

蕥甩甩頭,她告誡自己壓住性子,別又重蹈覆轍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一、二、三、一、二、三——呼。

確定自己確實捉住理性的尾巴,她將差點送出去的謾罵訊息刪除,用鍵盤敲出「稍微」沈住氣的話語。

——好吧,好像有點愛理不理的感覺,算了,總比剛才差點飛奔出去的三字經好得多。蕥按下Enter,完成送出。

將想說的說完,也做完了別人交代下來的工作,蕥豪爽——不,可以說是為了從那個男人的視窗逃開,飛也似的下了線。

「啊,我的衣服。」

想起了放在洗衣機脫水的衣物,蕥從電腦桌站起,大力地伸個懶腰之後,走向陽台外的洗衣機。

將衣服晾好之後,為了交出剛剛完成的工作,蕥換上外出服,內心盤算著該去哪裡買晚餐。

 

 

 

2.

「唷,雨玟。」蕥向站在車站口的好友打了聲招呼,快步走上前。

「嘿,今天可要妳把之前的帳還一還了,妳不會還想耍賴吧?」雨玟也走向蕥,揶揄似的笑了笑。

穿著大衣的蕥癟了癟嘴,瞇著眼睛說道︰「才不是耍賴,只是剛好沒錢。」

那就當作是這樣囉~雨玟愉快得甩著手中的包包,盤算著要如何坑有十年交情的好友一頓餐。

就在蕥一路上碎碎念「祝福妳站上體重計的瞬間」,兩人愉快的吃完了飯,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同時,兩人準備進入月台,踏上回家的列車。

就在這時,後面有個人影衝了上來。

「蕥!」

那個青年上次不接夏氣的飛奔而上,在兩人尚未意識過來之時,他緊緊揪住了蕥的手臂!

「蕥,為什麼要說那種話!」

終於反應過來對方是誰,蕥惡狠狠的往後方一瞪,恨不得用眼神把對方逼退一樣,但青年的臉皮硬如防彈玻璃,一時半刻是毀不了的。

「放開我!你這個跟蹤狂!」蕥死命的掙扎,而雨玟因為不認識眼前的男子,所以只是楞楞地看著大庭廣眾之下、一男一女的拉扯。

「算我求妳!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青年急得直跳腳,卻換來蕥的白眼︰「你給我放手,我可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跟你演八點檔芭樂劇。」

「那就給我解……」

「三二一!時間到,沒好好利用時間自個去角落蹲著哭吧!雨玟!」趁著青年楞在原地的同時,蕥奮力的甩開青年的手,帶著雨玟闖過月台,像是為了躲鬼一樣遠遠地躲開了。

 

 

 

3.

「呃,我想我應該可以問,那男人倒底在幹嘛吧?」雨玟頓了頓,還沒從方才的驚愕中回神,講話還有點跳針。

「就妳所見的,只是個跟蹤狂而已,不用在意。」

「不在意才奇怪吧,我覺得那傢伙好可怕,幹嘛突然衝過來抓著妳不放啊?又沒踩到狗尾巴。」雨玟還有點提心吊膽的張望四周,深怕視線裡又出現那個男人的蹤影。

呃,那傢伙有點神經質啊……蕥偷偷地嘆氣。

「那傢伙擅自解釋我對他的好,是我對他有意思。」彷彿在說別人家的事,蕥淡淡地吐出實情。

「喔~很多男人都這樣呢,自我感覺良……等等,你說他?!」雨玟瞪大了眼,而蕥只是無奈的聳肩。

蕥用很疲憊的神情向雨玟全盤托出︰對方擅自認定兩人的關係是男女朋友,而那個男人剛好跟別的女人在一起談天的時候被蕥看見,他就很慌張的想解釋自己沒劈腿,而蕥只說她完全沒在意這種事(因為真的覺的不管對方跟哪個女人好,都不關她的事),對方卻以為蕥是在吃醋,拼了命的想要得到蕥的原諒。

雨玟聽完,忍不住噗哧地笑了出來。

「很好笑吧,我都笑到胃痛了。」蕥十分疲憊的揉著太陽穴。

出門前的視窗也是,對方拼了命的跟蕥說︰只是工作上有需要而已、絕對不是花心等等,讓蕥差點一拳將螢幕變成破銅爛鐵,但想到螢幕跟鈔票是無辜的,才忍氣吞聲跟他盧了很久,但絲毫不見成效。

「唉,我這是招誰惹誰了我。」

「乾脆順著他的意,就說『是,我知道了,所以我們分手吧。』如何?」雨玟提出了一個爛到不能再爛的提議。

蕥用拳頭敲醒好友的腦袋,沒力的斥責道︰「那只會讓他變本加厲好嗎。」

「絕交?」

「……還真是有建設性的發言,我會考慮的。」

「我怎麼覺得妳在損我?」

「怎麼會呢,以妳的腦袋來說,真的是很了不起的建言了。」

「……我可是很認真的喔。」

呃,是嗎?蕥尷尬的哈哈亂笑。

的確,絕交是最爽快又迅速的方法,但對方好歹也幫了自己不少忙,就這樣絕交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我說啊,這跟那是兩回事,他是自作自受。」

也許吧,蕥苦笑。

「其實,之前就有提過,但很理所當然的被拒絕了——然後原本像是被麻糬纏住,現在變成了麥芽糖。」

雨玟眉毛抽動了下,說︰「以前有所耳聞,沒想到是這麼不得了的傢伙。他不是常說自己是個懂得放手的男人嗎?怎麼追著妳不放啊。」雨玟的有所耳聞,都是從蕥的種種抱怨累積下來的。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對他來說,我是他的油加利樹——但我可不曾認為過他是我的無尾熊。」

因為妳是個不想靠男人吃飯的傢伙啊,雨玟苦笑。

「如果從男人身上撈油水,我的綠洲大概都會乾涸。」蕥想表達的,是良心上的譴責。

雨玟一臉「不太懂妳的梗」的表情,問道︰「那妳現在打算怎麼辦?」

早就知道雨玟會這麼問,蕥搬出了已經思考過的表情,回道︰「現在還在同一個工作場所,不太好撕破臉,畢竟每天都會見到嘛。不過我的合約快到了,到時候就會自動離職,下一間公司也找好了,就等著我合約期滿而已,到時候再說囉。」

「那傢伙想找時間跟我『理性』溝通。」蕥大嘆一口氣︰「之前就有『溝通』過了,只是我明明很認真在溝通,他卻在另一頭發脾氣,滿嘴『妳怎麼可以這麼做』,真是受不了,我又不是刻意找他吵架的,覺得在吵架的只有他吧,我可不認為那次是在吵架。」

所以我半點都不認為現在「理性溝通」能改變我的心意一絲一毫,蕥如是說。

「啊哈哈,我爸也常對我媽講這句話,每當我爸媽在吵架的時候,我爸總是會說︰『我是在跟你溝通,不是在跟你吵架』,這種時候,總有一方會莫名的激動,然後把那次的交談定義成『吵架』呢。」雨玟用一臉我懂的表情,無奈的數著夜空上的星星。

「總之呢,我現在對他感覺就是不太好。」蕥向個孩子一般,踏在人行道上畫的直線上,為了保持平衡,雙手張開與肩平行。

等我離開公司了,我會跟他說的。蕥大嘆一口氣。

「……嗯,我也不好說什麼,祝妳武運昌隆。」像是能夠注入能量一樣,雨玟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來個注入能量的儀式吧,雨玟大姐。」蕥的表情如同準備壯烈成仁的士兵一樣。

好吧,想吃什麼宵夜,我請客——很難得的,雨玟豪邁的說道。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