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現在不想處理有關那個人的任何事。」輕動著嘴唇,妳說出絕對不能讓他聽到的台詞。

『……我知道了。那給我他的電話吧,我來聯絡。』彷彿可以看到電話那端的友人聳肩的樣子,話筒裡的聲音有些無奈、有些嘆息。

妳拿出電話簿,念出一個又一個的熟悉的數字。語調不急不徐,毫不抑揚頓挫,像是機器人執行任務般的聲音,讓友人都替他感到哀傷。

『就先這樣啦。下次的聚會等我問過所有人、喬出大家都有空的時間之後再通知妳。』

掛斷了電話,妳重新拋開思緒,讓腦袋再度迎向虛擬的世界。妳操作著滑鼠,網頁開了又開、開了又關,走馬看花的瀏覽著社會新聞跟拍賣網站。

從那之後,不知道過了多久。

也不知為甚麼,兩人的關係降到冰點,尷尬萬分。

妳只曉得,自己必須果斷的結束它。

為了自己,也為了他。

妳很清楚,無心談這段感情的妳,只是在浪費彼此的時間。

就像是為了讓自己脫離罪惡感,妳不斷的對著自己說︰「他會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不懂的愛人、不知道何謂愛人的妳,認為自己沒有資格被愛。

妳不懂的被傷害的人的心情,因為以往,你都站在傷害別人的立場。

妳只懂得被弄得煩躁的心情。

寧願被傷害也不願意傷害對方,但往往事與願違。

為甚麼呢,妳常捫心自問。但往往找不到答案。

 

已經不想再繼續下去了。謹記過去的慘痛經驗,妳很清楚,再這樣下去,傷害只會越深,所以想要做個了斷。

感情什麼的,太煩了,所以不想要。

戀愛什麼的,太難懂了,所以不想去懂、不想去嘗試。

 

 

在妳懂得愛人之前,妳不打算接受別人的愛。為了妳,為了另外一個不知道是誰的他,妳做了一個不知是對是錯的決定。

 

 

電腦跳出了一個即時視窗,是國小到現在交情甚好的死黨。

「妳打算繼續這樣下去嗎?」對方開門見山的說了。

妳也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思緒全部傾瀉到對話視窗。

「煩死了,也許聽起來很像藉口,但就當作是我逃避的藉口吧——我什麼都不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的心動不起來,我的感覺好平淡,就像垂死的患者的心電圖一樣,所以我不想去談感情——還是我乾脆改性向好了。」

「改性向啊?暫時不要吧,不是我要說,現在這個社會還不是很能接受同性戀。」

唉,我半開玩笑的。妳回應她的話。

妳身邊不就不少GAY。妳再補上一句。

但我還沒看過蕾絲邊。她也回了這句。

雙手離開鍵盤,妳向後靠著椅背,望著天花板,讓腦袋一片空白。

 

我覺得我很任性。妳用飛快的速度把這句話送出去。而死黨只是嗯了一聲,妳知道這是她要妳繼續說下去。

「妳差勁透了。哈哈。」半開玩笑似的,對方傳來這樣的信息。

是啊,我也覺得。妳很認真的敲著鍵盤︰「我不敢當壞人。」

「所以才會重蹈覆轍。」她很用力的揭穿妳的傷疤。

……沒錯,事實就是如此,妳回應。

妳很享受拋開這段感情、當作不存在的日子——雖然這樣說,又會傷害到對方的心。

但是,這股輕鬆感著實讓妳放鬆不少。

你想放下所有會讓妳煩心的東西,想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這是一個最不負責任的行為,責任感強烈的妳比誰都清楚。

我沒想過要玩弄別人——妳敲著鍵盤,說道︰「我也想要負起什麼責任,但卻發現我什麼也做不了。」

「慢慢來吧,」她說︰「我想妳對於下一步需要做什麼,妳已經知道了。」

……已經知道了。

不管妳怎麼做,結果都不會改變。

他終究會被妳傷害的體無完膚。

妳甩甩頭,不願去想像後果。

妳很用力的相信著那是最好的方法。

妳珍惜周遭所有的朋友,所以要妳做出會傷害到朋友的舉動、說出傷人的話,總是需要很大的勇氣。

因為珍惜,所以雙方都遍體鱗傷——你想趕快結束這個惡性循環。

 

 

 

 

 

 

——讓它全部回歸原點吧。妳祈禱著。

-----------------------------

嗯~第一次用第2人稱來寫,果然有點難度,感覺有點怪030"

是說我每次即興好像都寫莫名其妙的東西........

須加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